• 瀚空小说网

    当前位置:都市重生

    好看的小说慕时诱惑在线阅读精彩试读

    慕时陈南嘉 时间:2023-05-08 09:39:57

    小说简介:《慕时诱惑在线阅读》非常有意思,作者陈南嘉写的小说内容比较新颖,喜欢言情小说的朋友可以看一看,内容还是比较优质的,陈南嘉所写之文字字经典,值得推荐。我约苏苏吃晚饭,并在见面后向她宣布:“我要把慕时追回来。”“.........

    好看的小说慕时诱惑在线阅读精彩试读

    我约苏苏吃晚饭,并在见面后向她宣布:“我要把慕时追回来。”

    “为什么?”

    “因为我喜欢他啊。”

    她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我:“既然你喜欢他,当初为什么提分手?”

    “因为他忙到忘记了我的生日,还不回我微信,还在提前说好的约会中放了我无数次鸽子……”

    我说着,声音渐渐低下去,有些沮丧,“可是分手这三个月,我真的好想他。”

    “那么,如果你把他追回来,这些问题就能解决了?他就能陪你过生日,陪你约会,秒回你微信?”

    我无法反驳。

    苏苏和我虽然是朋友,但却是完全相反的两种人。

    我作天作地,娇气又公主病,想一出是一出;而她冷静通透,看问题一针见血。

    “慕时是个医生,他很忙,而且大概率一辈子都这么忙。”

    “可你连上班都不用,每个月除了赶几幅画稿,剩下的全是空闲时间——陈南嘉,你需要的是一个能时刻陪着你的男人,而他,永远不可能成为这样的人。”

    道理我都懂。

    我也不想这样,可那是慕时诶。

    我难受极了,趁着苏苏去洗手间的工夫拿出手机,给慕时发消息:“你今晚要值夜班吗?”

    过了几分钟,他回我:“不用。”

    我绞尽脑汁地想了个借口:“我突然想到有东西忘了带走,晚上可以去你家取一下吗?”

    “可以。”

    我在心里安慰自己,有进步,好歹之前只回一个字,现在都是两个字了。

    吃过晚饭,我告别了苏苏,回家换了衣服化了妆。

    还喷了点香水,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妖艳绿茶,然后踩着高跟鞋打车到慕时家。

    结果到了门口,才发现他居然不在家。

    发微信不回,打电话占线,我在门口傻等了半个小时,越等越委屈,最后忍着鼻酸往楼下走。

    走到花坛旁边,忽然发现前方不远处停着一辆熟悉的车。

    还没反应过来,车里就下来了两个人。

    慕时依旧像从前一样,挺直了脊背站着。

    夜色模糊了他的轮廓,让他身上那股冷漠到疏离的气质微微淡去,反而有种禁欲的迷人。

    而站在他面前,正仰着头和他说话的女孩……

    不就是他的那个病人?

    所以慕时是因为她在,才不接我电话的吗?他说不会跟她在一起,也是骗我的?

    我站在原地,大脑一片空白,嘴唇被咬得生疼,等缓过劲儿来,他们已经从花坛另一边的小路过去了。

    大概是天色太暗,慕时没看见我。

    我想追上去质问,又觉得自己连质问的立场都没有,越想越委屈,干脆拿出手机,在地图上定位了最近的一家酒吧,然后打车过去。

    我在酒吧门口自拍了一张,精心 P 好,发到了朋友圈,并特意附上定位。

    事实上,长这么大,这是我第一次来酒吧这种地方,心里还有点紧张。

    但想到慕时竟然骗我,又很委屈。

    我点了杯精酿啤酒,又不敢喝,就端着酒杯去吧台那边,听台上的乐队唱歌。

    听了一会儿,身后忽然有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好巧啊,陈南嘉,又见面了。”

    又是秦轩。

    他端了杯酒走过来,在我对面坐下,笑眯眯地望着我。

    我缓缓地说:“其实……”

    “嗯?”

    “当初我妈介绍我们见面的时候,说你是个老实本分的小孩。”我看了一眼他手里已经见底的酒杯,“你真的很会演。”

    他大呼冤枉:“天地良心,陈南嘉,今天是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。”

    我嗤之以鼻,过了一会儿却忽然反应过来:“你怎么开始直接叫我名字了?”

    “还不是那天,你让我不要乱叫姐姐。”秦轩一脸委屈,“我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听人说我油腻。”

    我有点想笑,想到慕时又笑不出来,拿出手机看了一眼,微信一片死寂。

    他没有给我发消息,也没给那条朋友圈点赞。

    我看着秦轩:“既然你这么听我话,那再帮我一个忙?”

    他像只大型犬似的凑过来,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我:“什么忙?”

    “和我拍张合照。”我要再发一条。

    我和秦轩并肩靠在一起,打开美颜相机,找了半天角度,正要按下拍照键,忽然有个人站在面前,挡住了本就昏暗的光线。

    我视线下移,看到一双白皙修长的手。

    接着一寸寸往上,是宽松白 T,缀着一颗小痣的锁骨,突出的喉结,线条紧绷的下颌,还有一张熟悉的、冷若冰霜的脸。

    慕时看着我,扯了扯唇角:“陈南嘉,十秒钟,和我离开这里。”

    我很想硬撑着说一句“你有什么资格管我”,但直觉告诉我,他现在很生气。

    于是乖乖放下那杯一口没喝的酒,跟在慕时身后走了。

    秦轩在身后喊我,做戏要做全套,我转过头,语重心长地说:“表弟啊,你现在长大成人了,表姐管不了你,但你还是稍微注意影响,早点回家。”

    他惊愕地看着我,我看到他用口型说了四个字:“过河拆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