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瀚空小说网

    《嫁给王爷后,我靠医术被团宠》大结局在线阅读 《嫁给王爷后,我靠医术被团宠》最新章节列表

    沐初静楚彦霖 时间:2022-01-24 15:04:01

    小说简介:人气小说《嫁给王爷后,我靠医术被团宠》是来自空间女大夫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,小说的主角是沐初静楚彦霖,文中感情叙述细腻,情节跌宕起伏,值得推荐。22世纪的顶级中西医专家一朝穿越,成为了第一丑女,满身罪名,群...

    《嫁给王爷后,我靠医术被团宠》大结局在线阅读 《嫁给王爷后,我靠医术被团宠》最新章节列表

     

    第5章 空间药园出现了

    “是,王爷!”

    外面,两个婆子更凶狠的打着昏死的沐初静。

    ‘啪啪啪’的声音,伴随着四溅的鲜血,没入了黑夜里,仿若沐初静逐渐消失的生命力。

    楚彦霖毫无温度的眸光掠过沐初静,若不是赐婚,他定不会轻饶了沐初静的。若她再敢犯,他会要她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  一刻半钟后。

    “王爷,杖责完成。”婆子恭敬的说道。

    “将她关入地牢,不准任何人探望和给她送吃的喝的。”楚彦霖一脸冷漠。

    “是。”

    两个婆子,毫无怜惜的将破布娃娃般的沐初静,砸到了牢房的地上,硬生生的将她疼醒了过来。

    她昏昏沉沉的往四周看了看,又回到了地牢的牢房里。她试图站起来,却是跌坐回去了,还不小心碰到了伤口,疼得她几乎晕过去。

    浓如墨的夜色中,连一丝月光都没有,地上的阴冷,如一条条的毒蛇,疯狂的钻入了沐初静的全身,冻得她直哆嗦,可她的周身是滚烫的。

    她这是,要死了吗?

    不!

    她不会死,她也不能死。

    沐初静狠狠的咬着舌尖,迫使自己维持着清醒,越是在这种时候,她越是不能服输,越是要活出个人样。

    想那些年,她还未出名前,遇到过多少刁难,辱骂和麻烦,她都一一克服过来了。

    现在,她也会克服过来,更会救了自己的命,脱离燕王府,活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!

    若是能有三七,刘寄奴,自然铜就好了,她可以用它们来治疗外伤。

    刚想完,一把新鲜的三七,刘寄奴和自然铜,突兀的出现在了沐初静的手里。

    和上次一样。

    同样的药材没有任何问题,同样的突兀出现在了她的手里,同样的神不知鬼不觉。

    沐初静惊了下,微眯起犀利的眸子。刚被关入地牢时,也发生过类似的事。

    这是怎么回事?

    她边思考着这件诡异的事,边将三样药材嚼碎了,艰难的敷在伤口处。

    光是一个敷药的动作,便让她虚弱的趴在地上,不顾地上的阴冷,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    迷迷糊糊间,沐初静似乎回到了自己现代的实验室里。她看到了‘自己’,正在专心致志的研发增强脑部神经的药物。

    看着看着,她便看到‘自己’,喝下了自己所研发的药物,而后晕倒在了实验台上。

    蓦然,‘自己’变成了一道亮光,嗖的钻入了她的眉心里。

    她摸了摸自己的眉心,脑子有点儿发懵,自己变成了一道光?自己钻入了自己的眉心里?

   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?

    却在这时,一道温柔的白光,将沐初静笼罩在了其中。

    等白光散去,她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约莫十五平方的药园子里。药园子里,分类栽种着许多的中草药,每一种都长得极其茂盛。

    四周,是一片白雾朦朦,看得不太真切。

    这里是哪儿?

    沐初静一头雾水,却难掩喜悦和激动,作为一个中西医专家,能看到这么多好药材,简直是幸福满满。

    关键,这些药材能帮她解毒疗伤,还能卖银子渡过困难时期。

    她刚蹲下,想采摘自己所需的药材,惊讶的发现自己完好无缺,一点儿事都没有。

    她用力的跳了起来,又扭头看了看自己屁股的位置,干干净净没有任何血迹。她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一点儿也不烫。

    所遭遇的事,让沐初静的神情沉冷了下来。她没有摘药材,而是在药园子里慢慢的转着,观察着周围。

    走着走着,她在一大片约莫一米高的土大黄中间,找到了一块长宽约半米,藏起来的石碑。

    “……这是哪家的姑娘,这么害羞。”她轻轻的拨开土大黄,查看石碑上的字:“空间药园,治病救人……后面的字看不清楚了。”

    她辨认了半天,也没能辨认出后面的字。

    “空间药园!”沐初静狂喜不已,原来这是小说中必备的空间金手指,当真是个好东西!

    所以,她现在是意识体,才会一点儿伤都没有。

    她望向白茫茫的一片,她有种感觉,这白茫茫的一片里,有着更多的药材,只是不知要如何才能打开。

    “先出去,免得又出什么岔子。”她说了句‘出去’,眼前便是一黑。

    沐初静适应了下黑漆漆的牢房,再用双手当脚,咬着牙,忍着剧烈的疼痛,缓缓的爬着往稻草床上走。

    每爬一步,她额头的冷汗就多一层,脸色也更白,伤口溢出来的鲜血也更多。

    不到一米的距离,用尽了她仅存的力气,也让她晕倒在了稻草床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