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瀚空小说网

    书荒求小说重生后,我迎来了人生巅峰-十大经典小说顾言蹊魏谨初

    顾言蹊魏谨初 时间:2022-01-24 18:28:40

    小说简介:很多人都在搜左岸卡漫写的小说,古代言情类型小说《重生后,我迎来了人生巅峰》,顾言蹊魏谨初形象被刻画得非常饱满,左岸卡漫在故事中埋下大量伏笔,让顾言蹊魏谨初变得鲜活有趣,人物有特点,尤其是主角顾言蹊魏谨初,一起来看古代...

    书荒求小说重生后,我迎来了人生巅峰-十大经典小说顾言蹊魏谨初

    屋外蝉鸣叫个不停,廊檐下婢女靠着柱子打盹。一阵清风吹来,屋内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,顾言蹊慢慢睁开眼,呆呆地看着窗子上的风铃。

    “姑娘你醒了?怎么不多睡一会儿?”慈爱的声音传来,一位中年仆妇走了进来。

    “妈妈,妈妈!”顾言蹊看清楚眼前的人,还未等她走到自己床边,便一跃而起扑到了对方的怀里,嚎啕大哭。

    “怎么了怎么了?姑娘可是梦魇了?”顾妈妈轻轻地拍着顾言蹊的脑袋问道。

    顾言蹊摇头不语,只一个劲地掉眼泪。有多久了,多久没有被妈妈抱在怀里了,自从妈妈去世后……对啊,妈妈不是已经去世了吗?还有,自己不是也已经死了吗?

    难不成是在做梦?

    顾言蹊伸出手往自己脸上掐去,脸还未感到疼痛,手指尖便有剧痛传来,顾言蹊猛地缩回手,又将手掌打开伸到眼前。手掌有些粗糙,指尖却满是针孔,有些还流血结痂了。

    “姑娘啊,你何必去受那个苦!”顾妈妈握住顾言蹊地手,一脸心疼地说道。

    顾言蹊这才想起,这不是十四岁那年,自己初学针线留下的伤口吗?

    这不是梦,她回来了!她回来了!

    想起前世的种种,顾言蹊泪如雨下。

    “妈妈,现在是初几了?”

    “姑娘是中了暑气迷糊了?今天是初九,老夫人生辰啊,姑娘终于可以解除禁闭了!”顾妈妈抹着眼睛说道:“姑娘以后可别跟表小姐较劲了,表小姐终究是客人,老夫人肯定会站在她那边……”

    客人?顾言蹊心中冷笑,江映柔明明就是父亲和小唐氏勾搭成奸生下的孽种!只可惜母亲不知道,生生为她人做了嫁衣!

    不过,老天既然让她顾言蹊重活一世,她定然要将属于她的东西讨回来,再也不会让江映柔母女玩弄于股掌之中!

    顾言蹊正要起身,就听见屋外传来了说话声,不一会儿,就有人走了进来。

    “姐姐,你好些了没有?”江映柔一进来就满脸内疚地说道:“都是我不好,不该让你去找玉佩的,害你中暑还被老夫人惩罚……”

    “映柔,这不关你的事,全城的人都知道顾家大小姐性子野,哪是想关就能关住的?”叶清云脸上带着嘲讽的笑,看都没看顾言蹊一眼。

    叶清云自从知道顾言蹊和自己自小有过婚约之后,对待顾言蹊就总是冷嘲热讽的,只有面对江映柔才会有一丝温柔。

    “清云,你不要这样说姐姐,毕竟姐姐是为了去寻你的玉佩,她倾心于你……”

    顾言蹊听到这话脸色立马就皱了眉头,她与叶清云虽然有过口头婚约,却也算不得正式的未婚夫妻,况且男未婚女未嫁的,说女子倾心于男子,这不是存心毁她清白?估计她上一世的名声就是被她这样“不经意”给毁掉的吧!

    叶清云脸上闪过一丝厌恶之色。他是读书人,怎可娶这样不知礼数的女子的为妻?这门亲事无论如何也得让大哥帮忙退了!

    顾言蹊一脸懵懂地说道:“表妹,不是你让我去找玉佩的吗?”

    江映柔愣了愣,的确是她让顾言蹊去找的,可这不是因为顾言蹊喜欢叶清云,她想让她表现得更明显一点引起叶清云的厌恶么,这蠢猪,竟然直接说出来了。

    “我是看姐姐你担心清云丢了玉佩着急……”江映柔话锋一转,也说起了那香包,“你这几天为清云做的香包做好了吗?”

    “我从不戴这些东西,跟个女人一样!”

    “清云,你不要这么说姐姐嘛,姐姐虽然手笨,但这也是她的一片心意啊。”

    “既然映柔都这么说了,那我就收下好了。”叶清云接过江映柔拿过来的香包,一脸的勉为其难,好像他收下顾言蹊的礼物就给了她多大的面子一样。

    顾言蹊扫了那香包一眼,说道:“表妹你怎么拿了这个香包,这是顾妈妈给云云做的!”

    “云云?”

    “就是我养的那只小白狗啊,可好看看了,白白地就像云朵一样,所以就叫云云了,哎呀,一不小心和叶二公子同名了,不过叶二公子肯定不会小气到和一只狗计较吧?”

    “顾言蹊,你什么意思?”

    “怎么?狗长得跟云一样,又不是我决定,难不成你还要怪到我头上啊!”

    “顾言蹊,你可真让人厌恶,你这么粗鄙,果然连映柔的手指头都比不上,你这辈子都别指望我会喜欢上你!”

    “啧啧,叶二公子好大的口气,你以为你自己是香饽饽,是个人都要来舔一口?你还是好好照照镜子吧,有些东西只有苍蝇和狗才会围着转!”

    “你给我住嘴!顾言蹊,顾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?我为和你有婚约而觉得羞愧,我要是娶了你绝对会后悔终生,所以,我叶清云就算死也不会娶你这样的女人!”

    “是么,希望伸手找你哥要钱的时候你还能说出拒婚的话……哦对了,你这辈子最好别成亲,你娶的女人的确会让你后悔终生!”

    “只要不是你,是谁都比你强!”

    叶清云说着,一甩袖子就走出了房门。

    “姐姐,你怎么这样和清云说话……”江映柔疑惑地看着顾言蹊,纳闷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她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叶清云的么?

    “我一直都是这样的,表妹难道今天才知道?”

    “可是,你这样清云会不喜欢的……”

    “他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,我们的婚约是早就说好的,他能怎么样?再不喜欢,还不是得乖乖娶我,虽然我是顾家大小姐呢?你说是吧,表妹?”顾言蹊一脸得意地说道。

    “是吗?或许吧……”

    “我猜今日祖母就会说这事了,要是快的话,我们的婚事很快就定下了,到时候表妹你可要好好看着我出嫁,说不定我会从嫁妆里挑两样好的给你。”

    江映柔眼中闪过一丝嫉恨的神色,然后又强行微笑着说道:“姐姐,你是没休息好吧?我不打扰你了,你先好好休息!”

    看着江映柔离去,顾言蹊眼中一片冰凉。江映柔,你不是什么都要抢我的吗?那我给你的,你可要好好接着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