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瀚空小说网

    林夕玄真子李兰在哪可以看完整版(家族密辛林夕)

    林夕玄真子李兰 时间:2022-03-30 19:52:27

    小说简介:最近有很多书友在追一本叫《家族密辛林夕》的小说,小说是雪海一梦倾心创作的一本民俗悬疑诡秘修行风格的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值得非常推荐。“昼不论人间事非,夜不谈阴间鬼语。一梦红尘世为真,逆天改命重瞳生。建木成就阴阳...

    林夕玄真子李兰在哪可以看完整版(家族密辛林夕)

    第六章

    第六章 林家回归

    就在吕掌柜被吓晕过去后,站在旁边的风水道士一动不动,只有嘴里像是念叨着什么。

    “藏魂,藏魂,速藏魂。天魂藏在青天云,五方星君护我魂。地魂藏在老君殿,太上老君护我魂。人魂……”

    “徒弟啊,为师放不下你”

    “师父”

    风水道士还是忍着对师父的想念之情念完了“藏魂法”。

    之后,风水道士便像一座木桩一样定在了那里。

    四周幽蓝色火光从两人身旁匆匆而过,像是没有发现二人一样。

    此时的林家村仿佛恢复了往日的繁华,只见原先的遗迹上灯火通明,村道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。懂行的人应该知道这种景象便是由怨气所凝结成的魇之幻境。现在科学上也对此有解释,就是生物磁场通过特殊的地方特殊的天气而产生放大,进而影响外界的磁场使之产生幻境,当然这只是后话了。林家村繁华的景象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,之后幽蓝色的火光聚成一片,片刻后又传来了撕心裂肺哭喊。往日的繁华转眼间成为了一片鬼蜮,世人都说鬼哭狼嚎,但大多数都只听到过狼嚎却少有人听到过鬼哭。鬼哭之音甚是渗人,勾魂摄魄。

   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,仿佛一个世纪过去了。

    “喔喔明”

    忽然,远处的山上传来了一声鸡鸣。

    林家村热闹的场面瞬时便安静了下去,那一朵朵幽蓝色的火光也凭空消失在废墟之中。一切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,当然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也不会知道那种身处魇境的感觉。

    又是两声鸡鸣,在柳潭的荒野中风水道士慢慢醒转,抬头看了看月色,寅时已到,现在已过五更天了。

    “我怎么忘了这茬了,昨夜是十五月圆之夜!传闻林家村就是在月圆之夜被毁灭的。”

    风水道士拍了拍头,看着远处的寂静的林家村,不由得暗自想道。

    “吕掌柜,吕掌柜……”

    风水道士喊了几声吕胖子,却不见吕胖子回音只见吕胖子直挺挺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    “坏了,这货可能是被鬼魇住了。”

    就在风水道士拿出家伙什准备替吕胖子除鬼的时候,只见吕胖子突然转了一个身,然后……打起了呼噜。

    “这夯货,原来只是睡着了,还是神经大条的好啊,哪像自己这般胆小。”

    风水道士不由得松了口气,然后在吕胖子旁边打起坐来。

    “不过此人运道不低,看来也是具有鸿运之人。或许以后还得靠着他点。”

    风水道士暗语,之后便闭上了双眼。

    他姓路名波,本是乡间顽童,因多次接济一个看起来有些邋遢的道士模样的流浪者,获得邋遢道人指点易经风水。他曾多次想要拜其为师,但都被拒绝。今夜听到邋遢道人叫他徒弟,他差点儿都被鬼勾去了魂。待他学而有成之后,邋遢道人指点了他一句“双木有荫,保你一世太平。”而后邋遢道人云游远去。

    他参悟了许久终于知道,邋遢道人是要追随林家人。所以他便出来行走江湖,寻求机缘。原本他只想靠着易经风水混口饭吃,没想到却闯出了些许名气。路过此地时听说了林家村的传闻,便来看看。所以才有了今日发生的事情。

    晨曦渐变,天边不知不觉中已经泛起了鱼肚白。在天明山的顶峰黄崖墚上太阳已出半线。

    不一会儿一轮金日便从宣阳山升起,照亮了陇原大地。

    温暖的太阳照在吕胖子和风水道士的身上,两人先后清醒了过来。

    “大师,这是哪里,我咋在这儿睡着了?”吕胖子从地上坐了起来,摇了摇肥大的脑袋问道。

    “这里是柳潭林家村外。”

    “啊!”顿时传来了一阵杀猪似的怪叫。

    “我们死了吗?我好像记得我见鬼了。”

    “啪”

    只见吕胖子腾的一下站了起来,“大师你干嘛打我?”

    “那你试着疼没有?”

    “有啊!”

    “所以说你还活着,死人是没有感觉的。”

    吕胖子摸了摸头“也对,这么说我们没事儿。太好了,多谢大师救命之恩。”

    “行了,不是我救的你,是你自己福大命大。”接着又说:“经过昨晚的事儿那你还要不要住在这里呢?”

    只见吕胖子挥圆了手“再也不住了,打死我也不来了。”

    “此地的怨气自有其消失之时,当怨气和怨灵消失后就可以居住了。”风水道士路波指着林家村的方向说道。

    “那什么时候才能消散啊?大师,难道不能请龙虎山的天师把怨灵消灭了?”吕胖子有些迫不及待。

    “此事自有天机,切不可擅作主张,莫要乱了天机。”接着又说:“我不是说过吗,有人会来找这块地的买主,若是姓林你就将这地归还给他们,这样求一居住之地便可以。”

    吕胖子连忙点头道:“嗯嗯,我一定等‘仙家’来,定照大师吩咐的做。”

    “行,那就等‘仙家来吧!到时候还请吕掌柜别忘了我就行了。’”

    “好的,大师,这个你尽管放心。”说完吕胖子拍了拍胸膛。

    “那咱们回去吧!记住我说的话,但不要给任何人说,说了就不灵了。”

    两人起身后,拍了拍土便消失在了晨辉之中。

    柳坝的人都知道了富贵商行的吕掌柜买了柳潭林家村的那块地,却因为闹鬼却没有了动静,所以那块地也就一直闲置着。

    时间慢慢过去。吕胖子一直在等待着,等待着他等待的人到来。

    就这样,五年在吕胖子和风水大师的等待中过去了时间已经到了民国初年。

    这一天

    柳坝的街头一伙人在晒太阳。

    “张大婶儿,你听说了没,我听说啊有一个大官要在我们柳坝居住,拖家带口几百号人了。”一个纳着鞋底的村妇说道。

    “李家媳妇儿,这你就不知道了,我听我那个在柳城县衙当差的侄儿说……”

    “我说张大婶儿你就别卖关子了,你侄儿到底说了啥?”童生二顺显得有些好奇,毕竟自己都不知道这个消息。

    “我那侄儿说要到我们柳坝来的人啊是个京城的官,听说是啥闹革命给弄的没了去处,这才到了我们柳坝避难来了。”

    只见张大婶吞了口唾沫接着道:“那个官来头挺大的,咱们的县长都得点头哈腰的。人家一来就看中了那个富贵商行吕掌柜买的那块地儿。听说……”

    这时一群县差带着吕掌柜远去,正好被张大婶等人看到。

    “这不你看那吕胖子都被官差带走了,估计这回吕胖子有的受了。”张大婶有些幸灾乐祸。

    众人又换了些话题继续聊着。聊到了谁家的媳妇偷人,哪个汉子又翻进了王寡妇的墙……落后的农村从来不缺这些话题。

    不久后,吕胖子怀着坎坷的心情来到县衙。

    “县太爷啊!不知您叫小民有什么吩咐?”看着迎面走来的县长吕胖子赶紧行大礼并喊道。

    在吕胖子就要跪下的时候,县长上前来拖住了吕胖子笑道:“现在都已经革命成功,不兴这一套了,称呼该改成县长了。”

    吕胖子赶紧又说:“县长老爷好。”

    “哈哈,林老让您看笑话了”县长朝着身旁的一个老者说道。

    “这位吕先生就是您老看中的那块地的主人”接着又对吕胖子说:“吕先生,这次请你来是因为前几年你买的那块林家村的地。那块地你现在不是还空置着吗?这位林老先生想要买下这块地。”

    吕胖子进门只关注着县长,听县长介绍才转过头去看林老先生。只见这位林老先生身着锦缎,手柱蟠龙杖,不怒自威,一看便是身居高位之人。

    “县长老爷,您说这位老先生姓林,可是双木成林的那个林?”吕胖子觉得此人便是已经要等的人,便忍不住问道。

    “嗯嗯,林老先生的林的确是双木成林的那个林。”

    县长虽然感觉有点奇怪,但也回答了吕胖子的问题。

    生意场上吕胖子察人无数,此时一看林老先生便觉得他正是风水道士路波所言的林家人,不由得喜上眉梢。

    “林老先生您好,这些年我可是把您盼来了。”吕胖子脸上的肥肉都乐的一颤一颤的。

    林老族长听胖子这么说,顿觉有点奇怪,此人应该是没有见过他,可为何如此表现呢?便问道:“吕先生可是柳潭林家村土地的卖主?还望吕先生出个价。”

    “出价?老先生这就见外了,林家村的地我分文不取,只求老先生答应我一件事儿”吕胖子不愧为商场老手,深懂谈判之道。欲先取之,必先予之。

    “不知吕先生所求何事,若能办到,小老儿定不负所托。”林老族长觉得此人定会狮子大开口,不过先稳住他再说。

    “老先生,我只求在林家村的角落里求得两户居所。”吕胖子说出来了自己的目的,双眼带着期盼望着林老族长。

    林老族长感觉有些奇怪,这胖子是个商人这次居然放弃了一笔可观收入而要住进林家村,必定受过高人指点。

    于是老族长这才认真打量了一下吕胖子,这胖子面相宽阔,浓眉大耳八字须,印堂有光乃是鸿运当头的大富之人。而其气运腾飞,看来此人遇到贵人了。

    看到这里老族长点了点头然后问道:“此事可以考虑,不过我想知道是谁指点你要居住在林家村的?”

    “老先生厉害呀!你咋知道我受人指点啊?不过这个你不问我也会说的。那人是风水大师,他叫路波,便是想要和我一起居住在林家村的另一人。他精研风水,听说受过道人老汉的指点,成为了附近有名的风水大师。”

    “道人老汉?难道是师叔。”林老族长不由得暗自想到。

    “既然如此,那两位可以在林家村居住,不过住在那里必须得遵守那儿的规矩。”

    “这个请老先生尽管放心。”吕胖子拍了拍胸膛有点激动地道。

    接着又道:“老先生初来此地,林家村修缮的材料人工便由我来解决吧!嘻嘻,老先生不必客气,咱以后可都是邻居了。”

    “这个……”

    “老先生尽管放心,这个包在我身上了。我这就去安排。”说完吕胖子便喜滋滋的离开了,浑然不觉没有向县长告辞。好在县长并不在乎他的失礼。

    “哈哈,林老这下可以如愿了。在下先在这里向老先生道个喜。”县长见此事这么快就谈妥了,不由得松了口气,原本他以为还要下一翻功夫才能搞定。

    “有劳县长了,老夫在此谢过了。以后若有事,尽可派人来找我。”林老族长向县长拱了拱手道。

    “那老夫这就告辞了,等改日在筹谢县长大人。”

    “筹谢便不必了,林老先生一句话抵得上千金了。”

    “哈哈,好说好说。”终于要回到久别的林家村了,林老族长有些激动。

    随后林老族长消失在县衙,消失在柳城之外的密林里。

    而林家村在沉寂了二十年后,终于等到了他的主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