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瀚空小说网

    精品热文《逃荒种田裴姝儿》裴姝儿唐瓒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无删减

    裴姝儿唐瓒 时间:2022-03-30 19:59:57

    小说简介:裴姝儿唐瓒是小说《逃荒种田裴姝儿》中的角色,该部小说的作者余斯叶的文笔清新流畅,让《逃荒种田裴姝儿》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,裴姝儿唐瓒在其中的故事线有明有暗,每一章节都承前启后,环环相扣,一起来看1V1种田穿书空...

    精品热文《逃荒种田裴姝儿》裴姝儿唐瓒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无删减

    第九章

    第9章 投怀送抱,针锋相对

   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,又看到了裴姝儿。

    同时,他手上力道不由的加大。

    捏得裴姝儿闷哼一声,她皱起眉头看向唐瓒。

    她的桃花眼里有了水光,眼尾因为疼痛有些泛红,看上去有些可怜。

    唐瓒下意识的放松了一些力道,而后又气恼自己心中那一抹怜惜。

    不由地又皱起了眉头,压低了声音。

    “别碰我。”

    裴姝儿红唇微抿,现在唐瓒的伤势不容小觑,要是她真的不管他的话,那么唐瓒也只有死的份了。

    那自己岂不是没有挡箭牌了?

    她叹息着将唐瓒的裤脚掀起,唐瓒的眉头皱得更紧。

    经过今天一天的行走,唐瓒左小腿已经算是烂完了。

    鲜血将鞋子都给浸透了。

    待看到自己只剩零星的肉挂在左小腿骨头上时,唐瓒眼中漠然,黝黑的瞳孔没有半点光芒。

    就那样黑洞洞地看着裴姝儿。

    裴姝儿觉得看着自己的唐瓒,好像是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一般。

    裴姝儿深吸一口气,这才将跗骨的恐惧驱散了些。

    她继续用云南白药兑灵泉水给唐瓒擦伤口。

    唐瓒眼皮耷拉着,黝黑的双眸里是幽幽的冷焰,像是要将裴姝儿给燃烧了一样。

    说出的话却低哑磁性,不带半点感情。

    “听不懂人话吗?裴姝儿!”

    说着,他手上用力捏住了裴姝儿,想将裴姝儿扯开。

    裴姝儿恰好站起身,她被唐瓒扯得失去了平衡,猛地扑到了唐瓒的怀里,压到了唐瓒的伤口,唐瓒闷哼一声。

    唐瓒体温高,她的手抵在他的胸膛处,烫到有些不适应。

    她也是第一次跟一个男子如此近,唐瓒又是那种皮相特别好的男人,也极具男人味,裴姝儿感觉自己被男性荷尔蒙包围了。

    与此同时,一股清淡的花香也飘到了唐瓒的鼻腔里。

    是独属于裴姝儿的味道。

    还有裴姝儿温暖的,娇软的身子。

    他的心跳漏了一拍。

    身上似乎更烧了。

    唐瓒低头,看向近在眼前裴姝儿,只见她也正仰头看着他。

    眼睫毛纤长,双眼纯澈剔透的像是琉璃一样。

    看上去单纯无害地像是一只白兔。

    单纯无害?

    呵,这不过是裴姝儿伪装的表象罢了。

    从她嫁入了战王府做三皇子的眼线开始,她在他眼里就是个死人了。

    她为三皇子传递了多少战王府的情报,她真以为自己做的很隐秘吗?

    这次害得他家破人亡的流放,恐怕跟这个女人也脱不了关系。

    现在,她又过来替他治疗伤口。

    猫哭耗子假慈悲?

    还是说,过来给他下毒?

    怕他死的不够快吗?

    他嘴角带着一抹嘲讽,声音冰凉刺骨。

    “裴姝儿,你对三皇子也是这么投怀送抱的吗?”

    因为原身的记忆过于破碎,所以她其实也不知道,原身和三皇子到底是怎么相处的。

    她摇了摇头,就要站起。

    唐瓒却不放手,甚至还用完好的右脚,拌了她的脚一下,她又一次砸到了他的怀里。

    她鼻子都被撞得发酸,生理性的眼泪就那么流出来。

    唐瓒的嘴角是个嘲弄的弧度,眼眸中冰寒一片。

    他修长白皙又伤痕累累的手指,在裴姝儿的脖颈处游离。

    划过裴姝儿的脖颈,在喉咙处停了下来,滚烫的手指点了点裴姝儿的喉咙。

    “问你话。”

    裴姝儿摇头:“没有,我和三皇子一直都恪守礼仪。”

    唐瓒“呵”了一声,他的手,缓缓地虚虚握住了裴姝儿的脖颈,手掌上下移动,像是在寻找好用力的部位。

    “是吗?”

    她现在灵泉水的效果已经过了,唐瓒也不可能在这时候让她喝水。

    就是现在喝水,唐瓒也会发现那水有问题。

    裴姝儿嘴角微微勾起,她双手搂住了唐瓒的脖颈,朝着他缓缓的贴近,看上去就像是唐瓒抱着她一样。

    同时,她决定,要是情况不对,就将藏入空间中的枪拿出,崩了唐瓒。

    这个反派不可控。

    到时候大不了换一个挡箭牌,那个官差长官就不错。

    可是,她这想法一出,晴天突然打了一道雷,就在她旁边一百米的地方。

    裴姝儿心中剧震,晴天霹雳。

    她记得原著里根本没有这种剧情,唯一改变了的,就是她。

    而且又在她想杀了反派的时候。

    再根据她之前看过的一些小说,她猜测,估计是剧情之力在作祟。

    一个故事中必不可少的就是男主女主,以及大反派。

    这三者是一本小说的重要支点,否则这个世界就垮塌了。

    所以,她是不能有伤害唐瓒的心思的。

    裴姝儿觉得大概是巧合,不由地在心中想着要杀了唐瓒,甚至已经将匕首移到了空间口。

    此刻,又一道雷劈了下来,就在她周围五十米。

    比起刚才,这道雷更像是警告。

    裴姝儿闭了闭眼,她知道了,她果真不能杀唐瓒。

    那么,就得想别的办法。

    裴姝儿苍白着脸,表情却千娇百媚,带着女人独有的风情。

    “当然,我投怀送抱的,只有你一个。”

    唐瓒古怪的笑了下,笑得裴姝儿头皮发麻,脊背发凉。

    裴姝儿知道,唐瓒不信。

    她笑着加大了筹码。

    “世子爷,这一路上会医术的人,可只有我一个,我要是死了,那你这么重的伤势,恐怕也好不了了,你舍得吗?”

    “我一条贱命于你而言不算什么,可你是三房的顶梁柱,你倒了,三房可也走不长远。”

    说完这,裴姝儿低笑了一下,用食指掩住唇,桃花眼看向唐瓒。

    风情万种。

    “毕竟,这一路上,多的是豺狼虎豹要对三房下手。”

    这一句话,无非是提醒唐瓒,她的重要性。

    唐瓒沉默了下来,那豺狼虎豹说的无非就是大房的人。

    唐沛霖之前的所作所为都被他尽收眼底,三房现在本来就没有一个男丁。

    确实如裴姝儿所说,他不能倒。

    不然即便没有唐沛霖,也会有张沛霖李沛霖来欺辱他们三房。

    所以这一次,裴姝儿治疗他的时候,他只是冷冷地看着她。

    裴姝儿笑了一下,成大事者能屈能伸,不愧是大反派,就是能够看清事情的利弊。

    还有一些特别严重的伤口,裴姝儿也只能多撒了一些灵泉水。

    喝进去的灵泉水具有促进伤口愈合的作用,可是洒在伤口上的灵泉水,却是可以让促进血肉再生。

    其实要是唐瓒今天不赶路的话,伤口会恢复的更好一些,但是那情况,也没人能背着他了。

    他又是那么倔强骄傲的一个人,在知道别人不想背他时,也不会上赶着凑上去。

    但是,裴姝儿又不能让唐瓒好的太快,就得让他吊着命,但是又不能恶化的程度。

    所以这个度,得拿捏好。

    不然,唐瓒好了,她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
    等到唐瓒的伤口处理的差不多了,左腿被裴姝儿用洗干净的布料包裹好。

    一抬头,才发现唐瓒正一脸审视的看着她,那双眸子暗沉不见光。

    视线不经意间扫过裴姝儿纤细脆弱的脖颈。

    他手指点指着裴姝儿的脖颈,提醒裴姝儿别做多余的事情。

    裴姝儿被这灼热的温度,烫的眨了下眼,看着天真又无辜。

    唐瓒冷笑一声,这才收回了手。

    只是在手收回的时候,食指和拇指下意识的轻捻一下,似乎手上还残留着裴姝儿皮肤的细腻触感。

    裴姝儿淡淡地抬眼瞥了唐瓒一眼,视线在空中交汇,带着一点火星。

    唐瓒有些兴味的挑起眉头。

    他和裴姝儿力量悬殊,他要是想要杀她的话,随时都可以。

    可是这女人却分明不怕他,反倒不卑不亢地和他对视。

    唐瓒戏谑的笑笑。

    真是有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