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瀚空小说网

    热门小说谁曾见到我真心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(陈念徐晏清)

    陈念徐晏清 时间:2022-05-19 15:28:37

    小说简介:陈念徐晏清是著名作者唐颖小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,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,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,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。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。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,让我们一起来看吧。陈念...

    热门小说谁曾见到我真心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(陈念徐晏清)

    第15章:我是陈念的男朋友

    陈念是凭着自己的意志力醒过来的。

    她睁开眼,视线模糊,慢慢才聚焦。周围的环境,看起来像是在酒店房间。

    身上的衣服被换掉了,成了一件丝质的香槟色短款的睡袍,她实在喝的太多,酒劲上头,意识总是涣散,仿佛下一秒就要失去知觉。

    她用力的掐了下大腿,让自己清醒几分。她拿过手机,给相熟的民警打了个电话,来之前她就已经跟人说好,所以只要打电话,对方就能知道是什么事。

    她艰难的起身,跌撞着进了卫生间,拧开花洒,直接用冷水冲头。

    冰冷刺骨的水,让她暂时清醒了几分。

    这时,外面传来一丝动静,陈念心头一跳,丢了手里的花洒,拿起洗手池上的花瓶。

    她隐约记起来,时雨辰在给她换衣服的时候,念叨的那些话。

    她好像说,陆予阔是谁的外甥,两人势同水火。陆予阔跟她陈念在一起,纯粹就是因为他舅舅喜欢,他故意抢的。

    陈念这会没法正常思考,但时雨辰肯定没安好心。

    脚步声停在卫生间门口。

    陈念睁大眼睛,死死盯着,门打开的瞬间,她举起手里的花瓶就要砸过去。

    可惜动作慢了,直接被人制住,花瓶被夺走。

    随即,徐晏清的脸出现在她眼前。

    陈念这会浑身湿透,她身上的睡裙本就轻薄,被水打湿之后,便紧紧的吸附在她的皮肤上。

    香槟色把她的皮肤衬的雪白,脸上的妆容全部被洗掉,脸颊泛着自然的红晕,唇色偏红。脸上身上滚着水珠,整个人娇艳欲滴。

    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,是湿润的,泛着潮红。

    很勾人。

    嗬,还真是礼物。

    腰带都绑成蝴蝶结了。

    陈念没想到会是他,“怎么是你?”

    “你希望是谁?”

    陈念这会只想走,用力挣脱他的手,谁知道他松手那么快,她一个没站稳,往后倒。

    徐晏清手快,一把扣住她的腰。

    两人的距离一下拉近,严丝合缝。

    陈念本身就没什么力气,软的像一团棉花,被他这么一拉扯,直接撞到他身上,额头碰到了他的下巴。

    她呼吸一窒,心跳开始偏快。

    酒精能壮胆,酒精也能让人五感放大。

    她想到了在包间里,他手指碰她的瞬间,如触电一般,撩动她乱了心神。

    有些事,一旦发生过,就会上瘾。

    男人是,女人也一样。

    她的心热了起来,连带着她的脸和耳朵一起。

    但现在并不是时候,理智让她迅速后退,腰抵住洗手台,与他拉开一点距离·,双手勉强支撑自己的身体不倒下去。

    徐晏清并不强迫,见她有抗拒情绪,也就松开了手,淡声问:“谁把你弄这儿的?”

    陈念垂着眼不说话,徐晏清便耐心十足等着。

    她现在心乱如麻,思绪纷乱,徐晏清的声音明明冷冷淡淡,可到她耳朵里,却生出几分黏腻,在她心里拉了丝。

    隔着薄薄的衣衫,她好像能看到他喷张时的肌肉状态。

    她咽了口口水,目光一转,落到他的唇上。

    他的唇浅浅抿着,没动,也没有多余的举动,她想起昨晚上他用这张嘴,教她接吻。

    她手指下意识的用力,耳边全是自己的心跳声。下一秒,她头脑一热,点起了脚,可惜力气不够,没碰到嘴,只碰到了他的下巴。

    徐晏清眉一挑,这人喝完酒果然是要胆大很多。

    他上前,一把将她勾进怀里,唇一扬,“想亲我?”

    陈念紧抿着唇,没说话,只是仰着脸看他。

    两人凝视数秒,徐晏清正欲吻上去的时候,手机铃声骤然响起,两人间的暗涌顷刻间消散。

    陈念仿若突然惊醒过来,想要推开他,从他身前逃离。

    然,徐晏清怎么还肯放了她?他往前一顶,把她圈禁在自己的范围内,手牢牢的抵在洗手池上,任由她怎么拉都拉不开。

    两人都喝了酒,有些事容易上头。

    陈念暗自较劲。

    徐晏清纹丝不动,很强势。

    他接起电话,“喂。”

    是李岸浦。

    语气有几分严肃,“是她么?”

    不等徐晏清开口,李岸浦继续道:“有民警来我这里找人,是的话,把她带下来。”

    “知道了。”

    挂了电话。

    徐晏清问:“你叫来的民警?”

    她嗯了一声,暗自松了口气。“是范叔叔,我跟他说好的,只要我打电话,他就会上来找我。接不到我,他不会走。”她故意这样说。

    她的手,抵在他的胯上,几次用力,都没成功把他推开。

    反倒压的更紧。

    她把头低的很低,几乎要埋到胸口。

    徐晏清看着她血红的耳廓,低头亲了一下。

    陈念迅速捂住耳朵,低声说:“放我走。”

    徐晏清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迫使她抬头,“不想?”

    陈念敛住心神,用力挣开他的手,转向另一边,不去看他,道:“不想。范叔叔在等我。”

    徐晏清抬起胳膊,将她整个人包围在臂弯里,肩膀抵住她的额头,手掌轻轻触她的头,而后在她耳边,很轻的说:“给范叔叔打电话,叫他先回去。嗯?”

    声音很温柔,温柔的像是在哄骗。

    陈念咬着唇没说话,徐晏清的气息将她完全包裹住,还有他的体温。酒精让她的脑袋很账,并且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兴奋,她根本抗拒不了。

    有何不可呢?

    生活都把她压的喘不过气了,为什么不能放纵一回?

    徐晏清的呼吸声就在耳侧,勾着她神魂。

    最后,她抓住他的衣服,低低的说:“你打。”

    范德以前干过刑警,洞察力很强,陈念怕自己兜不住他的询问,再说她喝多了,语言组织能力不行。

    电话打通,陈念就去洗澡。

    范德:“念念?你在哪儿呢?”

    这里的卫生间,就隔着一块磨砂玻璃,并不能遮掩什么。

    徐晏清靠着窗户站着,点了根烟,语气正经道:“范叔叔您好,我是陈念的男朋友,她面试的时候喝太多,我在楼上开了个房,让她先休息。您先回去吧,我会照顾她的。”

    范德沉吟数秒,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哪个单位,手机号码是多少。要是明天我没见着她,我得找你啊。”

    徐晏清看着磨砂玻璃上映出来的身段,喉咙紧了一下,说:“徐晏清,九院心外科的,号码是151……”